当前位置: > 主页 > 犹太世界 > 正文

从难民到巨富 -- 艾森伯格与中国的不解缘

时间:2016-07-10 17:28 来源:未知 作者:cjss 阅读:
从难民到巨富 -- 艾森伯格与中国的不解缘
 
肖尔•艾森伯格(Shaul Esienberg)1921年出生于德国一个犹太家庭。1938年,在遍及全德国的反犹狂潮中,他父母、两个兄弟和一个姐姐离开慕尼黑逃到上海。1940年,他也到了上海。战后,他经营实业十分成功,艾森伯格集团在世界各地的投资取得丰硕成果。不过,他时刻不忘上海和中国。到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带来了巨大机遇,他从以色列领导人那里获得了特许,将包括军工技术在内的高技术及其产品出售给中国。八十年代初,他又成为最早投资上海的外商之一,建立了上海耀华皮尔金顿玻璃厂。他的梦想是在上海浦东建设世界第24个钻石交易中心。在他去世后,这个梦想已经实现。
 
不忘上海救命恩 投资中国办实业
 
1940年,艾森伯格逃到上海,与先期到达的父母、两个兄弟和一个姐姐会合。上海的生活是艰苦的,但他们全家幸存了下来,而他们在欧洲的亲戚大多惨死在纳粹的屠刀下。他经常对人说:“上海,当时是这个地球上犹太人唯一能去的地方,不需要签证和钱。我们在上海生存下来。是上海救了我们的生命,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点。”
与大多数在华的犹太难民相比,艾森伯格的经历相当特殊。 他在上海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去了日本,本想从那里转到美国,但是在那里遇到一个经营钢铁的家族集团,于是便开始做起了向该公司提供矿石的生意。后来,他与东京大学美术讲师的女儿利厄·弗罗伊德斯伯格结婚,他的夫人具有日本和奥地利双重血统。战后初期,艾森伯格的生意越做越大。艾森伯格集团迅速拓展,在世界各地建立了40多家办事处或分公司,分成两个控股公司,一个是以色列公司,另一个是在巴拿马注册的联合开发公司。前者的年营业额超过了25亿美元。艾森伯格集团投资泰国的咖啡加工,韩国的钢铁、铁路和原子能发电站,加勒比地区的海水淡化工程,美国的房地产业,还有采矿、燃料油和食用油、飞机租赁、航运及化肥等等。1949年,他成为以色列公民,但是大部分时间仍住在东京等亚洲城市。他在日本的犹太人团体中发挥重要作用。1962年,他携妻子、孩子迁到以色列。
然而,上海和中国时刻在艾森伯格心中,他一直千方百计地打开与中国的商贸大门。由于当时中国与以色列没有外交关系,拥有多重国籍的艾森伯格就通过其香港公司与中国做生意,在对华贸易方面迅速取得了进展。到1978年,中国改革开发带来的巨大机遇使他从事的中国以色列间接贸易提升到了更高的层次。他从以色列领导人那里获得了支持和特许,开始将包括军工技术和产品在内的高技术及其产品出售给中国。那时中国正寻求一流的军事技术,但是却无法从西方和苏联得到。1979年,中国在边界自卫反击作战中遇到了困难:陈旧的武器无法摧毁对方的苏制坦克。艾森伯格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立即设法将以色列制造的穿甲弹提供给中国。由于以色列在与阿拉伯国家的战争中一直面对阿方的苏制坦克,所以其生产的穿甲弹在摧毁苏制坦克方面特别有效。艾森伯格以实际行动支持中国,获得了中国领导人的赞扬。
到八十年代,在巴拿马注册的联合开发公司在中国各地建立分公司,成为最早直接投资中国、上海的外商之一。艾森伯格集团在上海建立的耀华皮尔金顿玻璃厂率先在中国制造茶色玻璃和彩色玻璃,适应了中国蓬勃发展的建筑业和房地产业的需要,也获得了巨额利润。
 
努力促进中国——以色列关系
 
20世纪40年代末,在中华民族和犹太民族的历史上都发生了划时代的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以色列国分别于1949年和1948年在亚洲东部和西端建立。 当时两国之间并无任何直接的利害冲突,建立外交关系本来是顺理成章的事,必定会给中犹两个民族进一步发展传统友谊提供一个极好的契机。然而,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特别是朝鲜战争的爆发和全球冷战的激化,两国关系正常化的谈判被迫中断。直到43年后,两国关系正常化才得以实现。
1992年1月24日,中以两国外长正式签署建交公报,宣布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从而揭开了中以两国、中犹两个民族关系史上崭新的一页。在不久后举行的一个宴会上,以色列总理拉宾举杯向艾森伯格祝酒。他对出席宴会的来宾们说:“艾森伯格先生为以色列打开了通向中国的大门。”虽然艾森伯格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是参加宴会的高级官员都知道拉宾的意思是什么,其中包含着极其丰富的内涵。
文革结束后,走上改革开放之路的中国与越来越多的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与包括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内的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关系得到了改善和发展。在这样的形势下,中以关系也开始逐渐解冻。1985年,以色列内阁专门召开会议研究对华政策,决定由不管部长魏兹曼负责这一工作。以色列外交部随即拨款重开关闭了10年之久的驻香港总领事馆, 由资深外交官鲁文·梅厄哈夫出任总领事。以政府的目标是:利用各种途径与中国方面接触,千方百计打破以中关系僵局,争取尽快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这一方针受到以色列各阶层人民的支持,香港犹太社团为推动中以关系正常化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其中艾森伯格功不可没。
艾森伯格深知,外交试探对促进中以接触十分重要,但外交接触和政治行动需要经济和文化的铺垫,应抓住中国改革开发带来的巨大机遇,将自己经营多年的中以间接贸易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如前所述,他从以色列领导人那里获得了支持和特许,开始将包括军工技术和产品在内的高技术及其产品出售给中国。当时,中以之间此类高技术及其产品的贸易基本上都是通过香港的艾森伯格集体进行的。对于那时在武器和高科技领域仍然遭受西方和苏联严密封锁的中国来说,通过艾森伯格获得以色列的高技术及其产品具有重要战略意义。不过,如果仅仅把艾森伯格视为武器商是不公平的。他对华贸易和投资的业务范围和经营品种非常广泛,涉及中国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如前面提到的玻璃制品。他甚至还直接或间接地资助了许多促进中犹、中以交流的文化活动。
艾森伯格的工作为中以之间建立更密切的关系奠定了坚实基础。中以两国领导人都对艾森伯格在促进中以关系方面发挥的特殊作用表示肯定和赞扬。       
 
在上海建立钻石交易所
 
艾森伯格曾对潘光教授说:“我的梦想是在上海浦东建设世界第24个钻石交易中心。我曾问你中国有百分之几的人富起来了,你不是很有把握地说可能是百分之五,我听后觉得可能没有钻石的市场,不过当你说中国有十二亿人时,我发现百分之五也有六千万,这个市场十分巨大。”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艾森伯格竭尽全力。就在他去世前三天,他代表以色列联合发展有限公司与陆家嘴开发公司草签了组建上海钻石首饰交易中心的合同。那天他对记者说:“把建这样的中心选择在上海,是因为这里与以色列有着十分友好的关系,二战期间帮助了许许多多的犹太人,我就是其中之一。上海又是中国最大的加工工业城市,钻石交易中心选址在证券大厦的对面,位置很不错。全世界钻石交易量为600至700亿美元,我希望上海的交易中心今后能占到5%到10%,或者更多。这一目标不用5年就可达到,对此我有信心。我将请世界钻石协会主席等同行一起来参加正式签字仪式和开工仪式。钻石加工行业是劳动密集型的,它能给上海创造很多的就业机会。”
他去世后,他的家属继续积极推动这一项目的实施。2000年10月,上海钻石交易所正式成立。从2002年6月1日起,我国对钻石进出口税收政策作出重大调整:钻石(包括钻石毛坯和未镶嵌成品钻)进口免征关税;对全国钻石进出口实行集中管理,归到上海钻石交易所一个屋檐下办理有关手续。这以后,通过上海钻交所交易的钻石进出口贸易额扶摇直上。到2004年,该所钻石交易额已达到3.68亿美元。现在,位于金茂大厦内的上海钻石交易所呈现~派忙碌景象,钻石进口、出口交易十分红火。此番情景,令前来做生意的外国钻石商好不羡慕。
    艾森伯格的梦想已经在他热爱的上海实现了。
 
(主要材料来自潘光教授对艾森伯格的采访。其它材料摘编自:“让浦东成为钻石交易的一个中心---访以色列联合发展有限公司总裁艾森贝格”,《新民晚报》1997年3月27日;“上海钻石交易所热闹了”,《文汇报》2005年2月22日,等。文章标题和文内小标题由编者所加。)

(责任编辑:cj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