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犹太世界 > 正文

纪念汉斯•希伯牺牲75周年

时间:2016-07-02 17:31 来源:未知 作者:cjss 阅读:
在鲜花簇拥的华东革命烈士陵园里.有一尊高大的汉白玉雕像格外引人注目。雕像两臂交置胸前,一手持钢笔,一手持采访本.神态安详,深邃的目光凝视前方。这就是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唯一牺牲在中国抗日战场上的犹太裔国际主义战士汉斯·希伯。
   前国务院副总理,曾与希伯一起并肩作战过的谷牧回忆道:“他是一名记者,
却是以一名战士的身份在战场上牺牲:他是一名欧洲人.却是在中国的抗日战场上牺牲的。为支持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以各种方式进行战斗的外国友人很多。但是穿上八路军的军装,拿起枪来同法西斯强盗战斗而死的欧洲人,他是第一个。”
    1897年汉斯·希伯出生在原奥匈帝国克拉科夫(现属波兰)。后在德国上大
学并加入德国共产党,通晓英、德、俄、波兰和中国五国文字。希伯不是他的原名,他的原名波兰语CRZYB,德文名Muller,英文名Hans Shippe。来到中国后,新四军卫生部长沈其震给他改名为汉斯·希伯。
    希伯很早就向往具有5000年文明历史的中国,对中国的时势十分关心。1925
年.他第一次来到中国上海,同年在北伐军总政治部编译处做编译工作。他经常到贫困的下层民众中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看到无法将国民党的观点与自己的信念统一起来,汉斯·希伯愤然辞去了国民党内的职务.经上海返回欧洲。回到欧洲后,他仍时刻关心中国的革命问题.并根据自己的经历和中国的实际情况,用生动的语言写出了《从广州到上海:1925年一1927年》一书。
    不过.希伯的中国情并没有因为蒋介石叛变中国革命而断绝。1932年秋,希伯告别新婚的妻子秋迪.再度来华,不久。他的妻子也追随丈夫来到中国。希伯来到上海后,与当时在上海的一些国际友人,如史沫特莱、马海德、路易·艾黎等人组织了一个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共同研究中国的形势。 此后的5年间.他在上海广泛活动,以笔名“亚细亚人”在美国和德国多种报刊上发表了大量关于中国和远东问题的文章.成为世界著名的反法西斯政论家。
    “七七”事变爆发后.作为一名有正义感的远东新闻记者,希伯先后多次奔赴中国的抗日前线。1938年春天.希伯穿越敌人的道道封锁线,几经周折,终于踏上了延安这块圣地。在延安,毛泽东接见了他,并向他介绍了中国共产党抗日斗争的情况。1939年初.希伯与美国作家史沫特莱、美国记者杰克·贝尔登等从上海出发.由新四军卫生部长沈其震陪同到了皖南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进行采访。他在这里见到了周恩来和新四军的许多领导人。此后,希伯就这次采访所得写了一些报道和政论,先后发表在《美亚评论》杂志上。他在这年4月所写的《长江三角洲的游击战》一文中,详细地报道了新四军在长江下游开展游击战取得的成绩以及它对抗日的战略意义,热情赞颂了新四军模范地执行纪律和无比英勇的牺牲精神。同年6月,他写了《周恩来论抗日战争的新阶段》一文,报道了周恩来在新四军军部报告的要点。
    1941年1月,国民党反动军队悍然发动了皖南事变。希伯闻讯义愤填膺,先后在《美亚评论》上发表《叶挺将军传》、《中国的内部磨擦有利于日本》等文,揭露国民党反动派袭击新四军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罪行。希伯尖锐地指出.皖南事变的发生使“中央政府完成了日本军队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即消灭了长江以南在南京和芜湖一带的新四军成功地建立起来并正在坚持的游击根据地”。1941年5月,当希伯得知新四军新军部在苏北盐城重建时,便与夫人秋迪化装成医生和护士,由上海乘船来到靳四军苏北抗日根据地,见到了新四军领导人刘少奇、陈毅及粟裕等。在刚抵达盐城时,希伯便在为他自己举办的欢迎会上致辞称:“国际人士知道,新四军、八路军已为中国写下最光辉的抗战史迹;假使中国没有新四军、八路军以及共产党为坚持统一战线的斗争.中国就不可能有抗战和中国光荣的独立运动史”,“我们相信,不久,就可以在自由的世界里站出独立自由的新中国!”
    在苏北期间,希伯始终被无处不在的抗日热情所感染、所激动,他以满腔的革命热情,写出了大量的战地报道,陆续发往国外,向全世界如实地报道新四军发动群众、团结抗日的感人事迹。他在《长江三角洲的游击战争》一文中写道:“新四军通过同装备精良的敌人作战,依靠宣传群众和关心群众的利益,赢得了人民的信任,不论是穷人或富人,都信任新四军。”在《重访新四军根据地》一文中。希伯更是发出了“没有另一支军队像新四军这样得到人民如此充分的信任、称赞和热爱”的感慨。
    1941年7月。美国总统罗斯福派“中国通”拉铁摩尔到重庆出任蒋介石的政治顾问。拉铁摩尔是美国《太平洋事务》的主编,与希伯私交甚厚。当时,希伯对国民党顽固派破坏团结、破坏抗战忧虑不已.于是以私人关系致电在重庆的拉铁摩尔,痛陈国民党的反共磨擦必须制止,而民主团结必须推进。他表示他愿以今后的时间与精力,为中国的民主团结和坚持抗战方针而奋斗。他说:“我这个人,平生不管做什么.总是完全地献上一切。……凡可能献上我全力的事,绝不只能献上一只手。”
    为打破日、伪的新闻封锁.使人们进一步了解八路军在山东敌后艰苦抗日的真实情况,希伯又前往山东采访报道。1941年9月12日,希伯在沿途八路军、新四军和老百姓的掩护下,顺利到达山东抗日根据地。当时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机关报《大众日报》为希伯的到来,刊登消息说:“在抗战中.外国记者到鲁南,还是以希伯先生为第一。”希伯在为他举行的欢迎会上激动地说:“这次到山东敌后来,是我生平一次最好的旅行。在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帮助下.在他们强大的武装力量的掩护下。使我能在日本帝国主义者的占领区内,来往自如地‘旅行’在中国领土上。而且,八路军、新四军和所有在中国敌后坚持抗战的民主人士们,还给了我以最大可能的方便与舒适,这是许多外国记者们所想象不到的。我一定要把我亲身经历到的一切事情,真实地报道给全世界的人们。告诉他们:谁要想真正地了解今天的中国,真正地了解中国人民是怎样英勇地同敌人艰苦搏斗,就必须亲身到中国的敌后来。”当时,山东抗日根据地在日伪顽夹击下,局势动荡不安,战斗生活十分艰苦。一个国际友人不顾自己的安全冒险来到这里,极大地鼓舞了抗日军民的士气。
希伯在山东根据地受到当地军民热情欢迎。“当时正值初秋,鲁中南大地上。青纱帐刚刚消失,一垄一垄的地瓜秧还泛着青绿。一个外国友人的到来,给纯朴、好客的老乡们带来了很多欢乐。大人、小孩对这位身材高大、头发卷曲、蓝眼睛、高鼻梁的外国人仿佛看不够似的,围着他转。希伯同志一遍又一遍地弯腰同大家握手,用很不流利的中国话说‘我叫希伯!你好!”’。希伯极有兴趣地在梭庄和界湖一带参观妇救会的军鞋组,向一些大娘、大嫂们询问军鞋组给八路军做军鞋的情况,并且拿起一双双蒙山鞋,用手指敲着鞋底。不断地点头夸好。当地逢五逢十赶集,希伯也由翻译陪同,饶有趣味地欣赏着集上的一切。他看着大嫂们在铁鏊子上烙煎饼。也试着自己去推石碾帮着压小米……希伯很喜欢小孩,很高兴和儿童团在一起,喜欢听孩子们唱抗日歌曲.喜欢看着他们拿着红缨枪神气地站岗放哨。他同一些儿童团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儿童团员们亲热地叫他:“老希大爷!”
    希伯穿着八路军军装.脚上本来穿的是大皮鞋,为了爬山方便.也与老百姓一样穿上了“蒙山鞋”。他和沂蒙山区人民一样,以煎饼果腹。庄上的老百姓省下白面给他做面条,希伯婉言谢绝,他常说:“你们过得去,我就过得去。” 希伯来山东根据地不久,就对这里的抗日军民有了深厚的感情,他在给妻子的一封信中说:“我真像明星!人们追着我,围着我,一双双友善的眼睛望着我,仿佛我是一个天外来窖。而我却有一种到家了的亲切感。能和山东的抗日军民见面我很荣幸,实现了我的愿望!”
    而作为踏入山东敌后抗日根据地的第一位西方记者,希伯以其卓越的政治
敏感和生动的文笔,客观地描述了八路军的抗日活动。他的一系列文章在外国
报刊上发表后,引起了外国读者对敌后抗日军民的极大关注。在日本侵略者于
11月初全面展开的大扫荡开始前,他写了《八路军在山东》和《为收复山东而斗争》两组长稿。在这些通讯稿里他说:除民主团结外,不能有其他手段坚持抗战,争取最后胜利。他指出:没有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坚持抗战,中国抗战坚持到今天是不能想象的。他警告说:“一切反共反八路军及新四军的行为.不论采取何种口实都只能有利于敌人。”
不久,日军大扫荡开始。为了保证国际友人的安全,山东分局决定让前来探望丈夫的秋迪女士提前回上海,并劝说希伯也一起回去。希伯说:“让秋迪先回去,我同意。但我决不离开山东。一个想有所作为的记者,是从来不畏瞑枪炮子弹的。让我留下来吧!”部队首长劝他说:“你的任务是采访,是用笔当枪。”希伯笑着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笔,又自豪地拍了拍腰间的手枪,说:“不,我的任务就是抗击侵略者,我要一手拿笔,一字拿枪!”
秋迪走后,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形势日趋险恶.敌人大举侵犯沂蒙山区。对八路军来说,已无前方和后方可分,希伯也穿上了八路军的军装。在漫天风雪中,希伯跟着一个梯队在东蒙群山之中围着山和敌人“推磨”,他很快适应了游击战和运动战的流动生活,还学会了射击,熟悉了行军规则和夜间的联络信号,希伯已成为一名真正的八路军战士了。而每当到了宿营地,万籁俱寂。战士们已进入梦乡,他却又要忙于写作。于是,《反扫荡日记》等大量生动描写八路军反扫荡的通讯和特写在打字机不知疲倦的“哒哒”声中诞生。
一天深夜,希伯随一一五师师部和中共山东分局机关,在师特务营的掩护下,转移到留田村时,突遭日寇围剿。日寇在留田村四周的山头上,燃起了冲天大火。正当日寇做着踏平留田、合围成功的黄粱美梦时,一一五师政委罗荣桓在牛家沟召开干部会议,希伯应邀列席会议。鉴于当前面临的危急形势.一一五师决定向南突围,直播敌人大本营临沭附近,迫使敌人仓促回师,以此来粉碎敌人的扫荡。      
晚上,希伯和战士们一起,一手提着压子弹的枪支,一手紧握着手榴弹,沉着机智,直奔敌人第一道封锁线张庄,从敌人的火网缺口中穿梭出去。
    希伯在这次突围战斗中亲眼目睹了抗日战士行动敏捷、严明军纪的作战作风,他无比兴奋,紧握着罗政委的手,热烈祝贺突围成功。一到驻地,希伯不顾疲劳,立即为一一五师的《战士报》写了一篇题为《无声的战斗》的通讯。文中写道:“八路军战士是那样的神速勇猛,以致日军的巡逻兵在刚要喊叫和射击的一刹那,就被消灭了。只有共产党军队的将军和士兵才能有这样的英勇和机智,才能这样团结一心。”
敌人并不甘心,一场更大的扫荡正在酝酿中。不久,发生了鲁中南地区抗战史上最悲壮的一次战役——大青山战役。11月29日晚,希伯所在的连队在沂南费县交界处的大青山五道沟下的獾沟子附近与敌人遭遇。敌人以一个混成旅将八路军一个连紧紧包围起来。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连队战士与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希伯也参加了战斗。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太大.领导当机立断让连队分3个小分队向西南突围,希伯强烈要求加入最后突围的第3分队。尽管指战员们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打退了敌人多次猖狂进攻,但伤亡很大,希伯的翻译和警卫人员都倒在血泊中。希伯满腔怒火。从牺牲者身边捡起枪来,猛烈地射击敌人。他不幸身受重伤.最后献出宝贵的生命,年仅44岁。
    战斗结束后.在清理战场时.发现了希伯弹痕累累的遗体。山东军民以隆重的葬礼将希伯的遗体安葬在他牺牲的地方。1942年,山东军民为了纪念希伯烈士。为希伯建立了一座白色圆锥形纪念碑.碑上刻着罗荣桓所撰“为国际主义奔走欧亚.为抗击日寇血染沂蒙”的题词。
    1981年,秋迪女士到临沂扫墓,用德文题了词:“无数先烈在中国人民的解放斗争中献出了他们的生命.希伯同志是个共产党员,他尽了自己的义务.我们将永远铭记所有的先烈。”                 (虞卫东  潘光 摘编)

(责任编辑:cj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