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犹太世界 > 正文

中国、以色列回归“三叶草”世界

时间:2016-11-10 15:28 来源:未知 作者:cjss 阅读:
文/克里斯蒂娜·林
 
《防务和外交事务日报》的反恐专家兼高级编辑约瑟夫·博丹斯基(Yossef Bodansky)在该刊物9月刊里写了一篇颇具洞见的文章,内容是中国的欧非整合计划与邦廷的“三叶草”世界地图正在交汇。
海因里希·邦廷(Heinrich Bunting)是德国一名新教牧师、神学家和制图家,在其1581年的经典著作《穿越圣典》中,他称重要的世界是由欧、亚、非三洲组成的,每个大洲像三叶草的一片叶子,三片叶子在耶路撒冷会合,其余的世界无关紧要。
博丹斯基在他题为《未来历史》的文章中说,邦廷的地图可能是21世纪全球即将呈现的地缘政治格局之最佳写照。“阿拉伯之春”后,利比亚、伊拉克、叙利亚这样的现代阿拉伯国家衰落了,黎巴嫩、约旦和也门也有成为失败国家的风险,大中东将和重新苏醒的麦金德式世界秩序的大框架融合,这是大势所趋。而且,以耶路撒冷为中心的“三叶草”世界和中国的丝路计划正在会合。
 
 丝绸之路和三叶草的叶片在耶路撒冷会合

中东的萨拉菲圣战主义上升,日益威胁到中国的海外公民和资产,特别是其通过苏伊士运河的海上贸易,因此以色列成了中国新丝绸之路南部走廊上的一个战略支点。
在传统意义上,中国一直依赖苏伊士运河到达其在欧洲的最大出口市场,2015年它在该市场的贸易量是5210亿欧元。但是,西奈半岛的“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和其他伊斯兰极端组织威胁到了中国的海上贸易。全球95%的贸易是海上贸易,中国现在又是世界最大的贸易国,所以这对北京继续发展经济是一个挑战。
在此背景下,中国正在修建一条“钢铁运河”,一条连接地中海和红海的铁路,它贯穿以色列,绕过了苏伊士运河。以色列在中国的丝绸之路大战略中上升为一个关键节点,这就提高了耶路撒冷在中国战略布局中的地位。“红队分析团队”的琼·米歇尔·瓦兰丁(Jean Michel Valantin)认为,这也可能使以色列从美国的“被保护国”变为一个“被整合的地区国家”,使以色列从以前寻求“保护者”变为寻求伙伴。
以色列正成为地中海能源的一个玩家,并保持着稳定,在周围不稳定且日渐衰弱的阿拉伯国家中具备有活力的军事力量,特别是海军力量,连接着土耳其、埃及和叙利亚,可以延伸到东半球与中国领导的上海合作组织结为伙伴,这就慢慢地在中东国家和中亚国家之间创造出了一个新的有共同利益的地区和国际体系。
 
中国成为中东玩家

所有人都关注着美俄在叙利亚的僵局,而中国龙在地中海的崛起却为人们所忽视。中国正准备成为中东安全中的一个重要玩家,参与了与伊朗的5大国+1协议,随后加强了作为地区冲突潜在调停者的角色,并正强化在叙利亚危机中的作用。
北京比联合国安理会的其他常任理事国历史“更清白”,因此作为一个开端,在当前沙特—伊朗因叙利亚而造成的紧张关系中扮演着独特角色。美国被视为是亲以、亲沙特的,俄罗斯正在叙利亚进行军事行动,被认为是支持伊朗和什叶派穆斯林的,欧洲在中东地区有殖民包袱。
相比之下,中国和伊朗、沙特的关系都是友好的,沙特是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而且中国和以色列的关系也不错。事实上,2006年后,应以色列的请求,中国为联合国驻黎巴嫩维和部队贡献了1000名军人,因为这个犹太国家不想要阿拉伯部队,所以要求从中国、韩国、印度、马来西亚派出亚洲国家的部队,认为这些国家在阿以冲突中更中立。
还有,9月在IDC海尔兹里亚(Herzliya)召开的一次关于“以色列的中国政策”会议上,一些以色列官员认为北京可以在促使耶路撒冷的阿拉伯邻居们走向和平方面发挥作用,因为中国在该地区内的经济和外交存在越来越加强。海军上校Yigal Maor是交通部航运港口局局长,他认为“以色列海湾走廊”(IGEC)计划囊括了连接阿拉伯海湾地区和以色列、约旦的基础设施项目,如果中国能投资于这些项目来转运中国物资,可以推动海湾国家与以色列建立更为正式的关系。
东地中海国家也可能认为中国领导的欧亚安全集团是对付“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和其他萨拉菲恐怖组织更有效的反恐联盟,因为他们认为美国领导的联盟通过支持和基地组织有关的萨拉菲组织,来推翻对美不友好的世俗政府,其目标是政权更迭。
前特种行动老兵杰克·墨菲透露,中情局的叙利亚工作团队和反恐中心的叙利亚—伊拉克(CTC/SI)部一直关注的是推翻阿萨德政府,而不是打击恐怖分子。反恐专家兼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教授马克思·亚伯拉罕(Max Abrahms)认为,埃及总统塞西担心,美国除掉阿萨德总统后的下一个政权更迭的目标将是他,因此正在和大马士革打造双边反恐关系。
如果以色列和埃及能在其美国传统“被保护国”的地位和现在拥有其他伙伴的“地区大国”角色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不仅考虑美国的利益,也考虑中俄这样中东新玩家的合法利益,这在大中东继续与中国的欧亚非整合计划对接时有助于地区转型治理、维持地区相对稳定。这样,也许邦廷的“三叶草”世界将会再现,历史又将重演。
(作者为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跨大西洋研究中心高级
研究员,中东问题专家,国防大学李小鹿编译,潘光审校)

(责任编辑:cj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