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中心成果 > 正文

美国犹太社团对以色列“护刃行动”的反应

时间:2014-09-16 10:14 来源:未知 作者:cjss 阅读:
美国犹太社团对以色列“护刃行动”的反应
 
上海犹太研究中心副主任   汪舒明教授


随着巴以之间达成长期停战协定,持续了50多天的“护刃行动”基本结束。围绕这一场不对称的战争带来的巨大破坏和伤亡,以色列政府承受了来自国际社会的巨大舆论压力。与此相应,美国犹太社团也再一次动员起来,密切关注战事进程,高度关切以色列乃至全球犹太同胞的命运。当然,美国犹太社团并非铁板一块,不同犹太组织在主要问题上的认知存在着明显的差异。
7月初,3名犹太青少年失踪后,以色列和美国犹太社团就进入焦虑不安的状态。确认他们被害并指认哈马斯需要为此承担责任后,以色列安全内阁很快发动对加沙的空袭和地面战争。美国犹太社团迅速右转,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以色列发动针对哈马斯的战争。各地犹太组织纷纷组织大规模集会,支持以色列的“自卫”行动。“主要犹太组织主席大会”组织数百名全国性和地方性犹太组织领导人,汇聚华盛顿争取两党对以色列的支持。“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反诽谤联盟”、“美国犹太人委员会”等强大的全国性组织,都积极宣传“以色列受到了攻击”(Israel Under Attack!),以色列人处于生存威胁之下。他们完全赞同以色列的官方立场,即哈马斯所建的庞大的加沙地道网、向以色列无辜平民发射大量火箭弹对以色列构成生存威胁,必须通过出动地面部队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才能解决。许多组织积极筹集资金,救助在巴以冲突中受到损害的犹太家庭和社区。
加沙平民惨重的伤亡和破坏,尤其联合国在加沙一些机构(包括其管理的学校和医院等)频频受到袭击,引发了新一轮国际舆论对以色列战争行动的严厉批评。世界各地民众发动了许多次游行集会,抗议以色列暴行。欧洲等地区还出现了一股反犹主义浪潮,法、德等国右翼势力和亲穆斯林少数族裔由抗议以色列转向袭击当地犹太人或犹太设施的情况频频发生。7月23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专门通过决议谴责以色列,并决定成立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对加沙发生的违反国际人道法和人权法的行为进行调查。面对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犹太组织积极捍卫以色列的形象。犹太组织领导人一再反对将哈马斯与以色列在道德上相提并论的说法。反诽谤联盟、美国犹太人委员会等犹太“防卫”组织一方面积极宣传以色列在“护刃行动”中的“节制”,另一方面,紧密追踪和记录着“护刃行动”期间世界各地发生的种种反犹行为。“反犹主义正在持续上演,随处可见”。反诽谤联盟执行主任阿伯拉罕•福克斯曼(Abraham H. Foxman)对全球反犹主义忧心忡忡。针对国际舆论对以色列军事行动和军队的道德挞伐,《评论》等右翼媒体极力加以反击。即使犹太教改革派领导人如萨珀斯坦拉比(Rabbi Saperstain)、约菲拉比(Rabbi Eric Yoffie)等都驳斥以色列“过度”使用武力的看法,认为以色列民众伤亡较少只是因为做了大量预防工作,并非因为哈马斯的“节制”。
危机之下,美国的支持就成了事态发展的关键。美国犹太组织积极维护美以特殊关系,推动美国政府支持以色列的行动。犹太右翼对奥巴马、克里能否坚守对以色列安全的承诺有许多质疑,也反对克里在推进巴以和平进程中相对中立的立场。同时,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美国犹太人委员会等组织在国会力推全面提升美以关系的“美以战略伙伴法案”,并就此发动广大民众给国会议员写信、打电话。美国犹太人委员会执行主任戴维·哈里斯就此专门在《金融时报》撰文,称“美国是以色列可以信赖的唯一国家”。美国国会决议向以色列提供2亿多美元特别援助以充实“铁穹”(Iron Dome)系统,在犹太社团大获赞扬。                   
    
不过,美国犹太社团对“护刃行动”的态度并非铁板一块。美、以的犹太左翼势力同气连理,对以色列的军事行动不乏批评。“现在就和平”(Peace Now)、“犹太街”(JStreet)、《前进报》、以色列著名作家大卫·格罗斯曼(David Grossman)等都发出了明确的异议。8月16日,“现在就和平”与“梅雷茨党”等左翼组织在以色列特拉维夫拉宾广场联合举行声势浩大的反战集会。格罗斯曼在集会上发表了题为“我们是绝望的胁从者”的演说。他抨击以色列现政府多年来对推进巴以和平少有作为,领导人不准备、也不敢承担和平之路的风险。他抨击在以色列社会中突显的沙文主义、种族主义和好战情绪,认为巴以矛盾并不存在军事解决的前景。他呼吁以色列人从绝望、恐惧和毫无出路的感觉中醒来,将巴勒斯坦人视为以色列的命运攸关方,以一种邻里相望共处的精神对待他们。
以色列左翼的反战声音在美国获得了“犹太街”的呼应。战争一爆发,该组织发表声明谴责哈马斯、支持以色列自卫,同时也认为军事行动解决不了巴以冲突。该组织反对右翼“不支持我们就是反对我们”的口号,主张拉宾提出的在反恐之外必须寻求和平的原则。 该组织拒绝参加犹太社团组织的支持以色列政府的集会,赞赏和支持奥巴马和克里为推动巴以停火而做出的外交努力。停战协定签署后,该组织就发起请愿活动,要求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回答一系列问题:战争达到了哪些目标?是否使以色列变得更安全?以色列使用的策略和武器是否符合适度原则?以色列是否愿意和能够发起外交行动来改变导致地区冲突的根本原因?
持左翼立场的《前进报》(Forward)则与《国土报》(Haaretz)等以色列左翼媒体遥相呼应,不时转载来自后者的报道和评论。7月18日,该报转载《哈佛国际评论》前主编迈克尔·米切尔的文章,质疑以色列国防军违反了犹太传统“道义之师”,要求以色列注意不要滥杀无辜。该报著名专栏评论员J.J.古德伯格(J.J. Goldberg)则从战争一开始就质疑开战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他解读了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的话,认为“护刃行动”是一场由“政治和谎言”引发的“不必要的”战争。内塔尼亚胡下令封锁了可以证明被劫青少年遇害的电话语音,故意实施一场漫长的搜救行动,结果导致形势变得不可收拾。在另一篇文章中,他还将近期欧洲反犹主义的回潮部分归于以色列的军事行动。


               
                      

(责任编辑:cj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