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中心成果 > 正文

夏洛特维尔骚乱后美国犹太人与特朗普政府关系

时间:2017-09-10 18:29 来源:未知 作者:cjss 阅读:
夏洛特维尔骚乱后美国犹太人与特朗普政府关系恶化

上海犹太研究中心副主任  汪舒明
 
在去年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阵营与“另类右翼”关系紧密、展现出“白人至上主义”立场,并对少数族裔和移民群体心存偏见与排斥,使自由派色彩浓厚的美国犹太社团充满疑虑。特朗普一上台,就受到除正统派外的犹太教大多数群体的质疑和抵制。8月12日,弗吉尼亚州夏洛特维尔发生严重种族骚乱和冲突后,身为总统的特朗普反应迟缓,道德立场模糊不清,进一步引起美国犹太社团的反感和抨击。美国犹太人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特朗普通过利用和煽动底层白人的民粹主义赢得大选,而此种民粹主义所包藏的“白人优越论”及种族歧视、排斥移民倾向,带给受迫害记忆根深蒂固、素来推崇种族平等的犹太社团深重的不安全感。特朗普上台以来,一些犹太学校和会堂遭受了一系列匿名电话威胁,更让犹太社团成为惊弓之鸟。在夏洛特维尔骚乱中,参加游行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敬纳粹礼、举纳粹旗帜,还打出了一些带有明显反犹性质的标语,如“打倒犹太媒体!”、“犹太人是撒旦之子!”、“犹太人不许替代我们!”等。“白人至上主义者”的重要代表人物理查德·斯彭塞(Richard Spencer)在接受一家以色列媒体采访时还公然宣称:“犹太人在美国当权派中太多了”。白人种族主义抬头,以及种族关系紧张下反犹事件增多,都导致犹太社团的不安全感大大加深。一些犹太机构,如社团中心、学校、会堂等都进一步加强安全保卫工作。向来以反击反犹主义为己任的著名犹太民权组织“反诽谤联盟”还组织相关会议、向全国犹太社团发布安全简报,引导犹太社团组织的安保工作。
特朗普对种族骚乱的反应迟缓,对冲突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的道义模糊立场,引发了不同教派和政治倾向的犹太组织严重不满。大选期间就与特朗普阵营矛盾重重的自由派组织和群体反应强烈。“美国犹太人委员会”领导人戴维·哈里斯在《霍芬顿邮报》和《以色列时报》连发两封致特朗普的公开信。在信中,他将夏洛特维尔暴力事件定性为国内恐怖主义,谴责特朗普的模糊表态放弃了道德领导责任,加剧了美国国内不同群体的分歧。“反诽谤联盟”领导人则发表声明要求当局严肃查处种族骚乱和冲突,对之实施法律制裁。该组织称白人至上主义是“非美国的”,需要毫不犹豫地加强谴责。特朗普不坚定反击种族主义,更令人深感困惑。8月23日,改革派、保守派、重建派三个政治立场偏于自由主义的犹太教主流派别联合发表声明,拒绝支持和参与特朗普在重要犹太节日前对犹太社团的谈话。自由派犹太组织还积极加强与非裔的合作,犹太裔与非裔之间因为在反种族歧视中的共同立场而再次接近。就连此前与犹太社团关系不佳的萨普顿(Al Sharpton)牧师也热情呼吁黑人与犹太人联合反击种族主义和特朗普。在“宗教行动中心”(犹太教改革派)主任的带领下,300多位犹太教改革派拉比和活跃分子还参加了8月28日在华盛顿举行的“1000名教士正义大游行”活动。
就连与共和党关系相对较好的保守派犹太群体也对特朗普深为不满。“犹太裔共和党联盟”进一步与特朗普拉开距离,呼吁特朗普“在拒绝种族主义、偏见和反犹主义方面做出更大的道德澄清”。犹太教正统派也与特朗普拉开了距离。在“美国拉比理事会”(正统派)的公开声明中,该派公开谴责特朗普对左右翼“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认为此举未能担负起总统应尽的道德领导之责,反而“煽动不宽容和沙文主义之火”。西蒙·维森塔尔中心也发表声明,称“另类右翼”和白人民族主义的暴力袭击应被视为国内恐怖主义,要求美国领导人对之加以谴责和制裁。
反诽谤联盟等犹太“防卫”组织还以实际行动积极投身反击种族憎恨和迫害的行动中。美国近两百个最大城市的市长与反诽谤联盟结成伙伴关系,共同抗击憎恨和偏见,保护那些处境脆弱的人群。反诽谤联盟还向全国犹太社团发送其安全简报。在如火如荼的反对白人种族主义的斗争中,反诽谤联盟还收到一些富豪的慷慨捐助。如默多克之子詹姆斯·默多克和苹果CEO提姆·库克都承诺向该组织捐款100万美元。苹果还宣布对员工个人的民权捐助实施配套捐助。摩根大通也宣布捐款50万美元。在网上,反诽谤联盟获得的捐款出现了10倍暴增。                      

(责任编辑:cjss)

上一篇:犹太人大屠杀:旁观者的道德和法律责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