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中心成果 > 正文

“碎玻璃之夜”与犹太人的“中国缘”

时间:2019-01-13 17:4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碎玻璃之夜”与犹太人的“中国缘”
潘光
[解放日报编者按]
今年,是“碎玻璃之夜”80周年。“碎玻璃之夜”标志纳粹德国开始对犹太人实施有组织迫害。
第20期上观读书会上,上海市世界史学会会长、上海犹太研究中心主任潘光为读者讲述了《“碎玻璃之夜”与犹太人的“中国缘”》。
 
【讲演】
 “碎玻璃之夜”是什么夜?它也被叫作“水晶之夜”。1938年11月9日晚,纳粹头目希特勒授意纳粹分子、秘密警察与党卫队成员大肆袭击德国犹太人。无数犹太居民的住宅、商店以及犹太教堂的门窗被打砸,玻璃破碎的声音四处响起。纳粹对犹太人有组织的屠杀,正是在那个夜里,被洗劫的地方到处是破碎的玻璃,于是,人们将这血腥的一夜包括第二天11月10日称为“碎玻璃之夜”。
    千里之外的“碎玻璃之夜”和上海有什么关系?“碎玻璃之夜”后,成千上万的犹太人的无处可去,是中国上海接纳了他们。
今年是“碎玻璃之夜”发生80周年。今天读书会,我把犹太人来到中国的历史给大家回顾一下,重点放在1938年大批犹太人来到上海的这一段历史。这段历史也是上海史上值得纪念的一章。
 
    [中国外交官的“生命签证”]
首先,我介绍一下犹太人大批来到中国的几个主要时段。
研究发现,犹太人最早来到中国是在唐朝的时候,他们沿着古丝绸之路而来。
    第二次是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像沙逊、嘉道理、哈同这些英籍塞法迪犹太人来到中国做生意。
    第三次是在俄罗斯屠杀犹太人的时候,大批犹太人逃到了美国,也有两三万的犹太人越过西伯利亚到了中国,落脚的主要地点是哈尔滨等东北城市。
第四次就是在“碎玻璃之夜”以后,大批犹太人从欧洲逃到上海。这就是我们今天读书会内容的主题。
1995年5月,我到奥地利萨尔茨堡参加“奥地利犹太难民在上海避难五十周年”纪念活动。活动结束后,很多犹太难民和我聊天时提到,当年是拿了中国驻奥地利总领事的签证才逃到上海的,只是记不清总领事叫什么名字了。
当时外国人要进入中国上海是不需要签证的,但是要逃离纳粹统治区却必须要出示签证,是哪位中国外交官在为犹太难民签发“生命签证”的呢?经过查找,这位中国的总领事叫何凤山。
1938年至1940年任中国驻奥地利维也纳总领事的何凤山,是最早以发签证方式救助犹太难民的外交官之一。为帮助犹太人逃离维也纳,他签发了成千上万份的“救命签证”。
在他的回忆录里,记着这样的场景:一个犹太青年跑了40多个领馆,没有一个领馆肯给他签证。最后他找到了何凤山。何凤山说我给你发签证,青年说我要11张。签证是要本人亲自来的,但何凤山考虑到他的亲戚在集中营,并没有坚持这一条规定,当即给他发了11张签证。犹太青年用这11张签证救出了他10个亲戚朋友。
[难民心目中的“诺亚方舟”]
一时间,很多犹太人来到上海,上海成为了当时世界著名的犹太人避难地。
上海一条叫舟山路的小马路,或许中国人不那么熟悉,但对犹太人来说就是他们心目中的“诺亚方舟”。数万欧洲犹太难民来到上海,聚居在提篮桥地区,坚强地生活下来。就是这条舟山路,由于有许多来自维也纳的犹太人居住在此,便有了“小维也纳”之称。当时,有许多讲德语的人居住在此,留下了很多德语招牌。
在今天的虹口东余杭路上,当时办过一所犹太人学校。为了解决犹太难民儿童的就学问题,因为是嘉道理家族办了这个学校,大家称为嘉道理学校。后来,这个学校里出了不少有名的人,包括美国前财政部部长。
最危险的时候就是1942年的8月,上海的纳粹党认为有这么多犹太人在上海,要对他们下手了。
希特勒派了梅辛格上校来到上海,他向日本当局提出了屠杀犹太人的“上海最后解决”方案。但这个方案因为日德之间的分歧未能实施。
后来,日本人想了一个办法,就是以犹太难民无国籍为由,在1943年2月18日宣布在虹口成立犹太人隔离区,命令所有的犹太人要搬进去,对他们的行动加以限制。如果你要出隔离区的话,就需要特别通行证,限制他们的行动。日本人取了一个狡猾的名字——无国籍居民集中居住区。
要出集中居住区的话,必须要拿特别通行证。谁有权发这个通行证?我看过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叫合屋的日本长官在发特别通行证。这个人喜怒无常,高兴的时候随便发,不高兴的时候,谁来领通行证就打一个耳光。
    [“新四军中的白求恩”]
    当希特勒把600万犹太人抓进集中营进行骇人听闻的屠杀时,近3万犹太难民却在上海存活下来,并开创了新的生活。
    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位在中国参加革命的犹太人罗生特。他1903年出生于奥地利的一个犹太家庭,1928年毕业于维也纳大学医学院并获医学博士学位。1939年,他流亡到上海并开设了诊所。
几年后,罗生特到苏北新四军总部医院工作,被称作“新四军中的白求恩”。后来又被称为“中国军队中的犹太将军”,担任过新四军的卫生部长等职务。
1949年,罗生特回到维也纳探亲。1952年,罗生特病逝于以色列。在山东有罗生特国际和平医院和罗生特纪年馆,用以纪念这位“杰出国际主义战士”。
在上海避难期间,许多犹太难民中杰出的音乐家,把自己的才华传授给自己的中国学生。上世纪30年代末,德国柏林歌剧院第一小提琴手维滕贝格为了躲避纳粹的迫害,逃亡到了上海。
维滕贝格到达上海时囊空如洗,就靠教中国学生拉小提琴和弹钢琴勉强度日。他后来成为上海国立音专(今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在上海教了许多学生,这些学生中的许多人后来成了中国音乐界的名人。
在希特勒上台以前,维滕贝格同世界最著名的钢琴家之一的施纳贝尔等组成了三重奏小组,连续几年举行室内音乐会。后来,施纳贝尔去了美国,并为维滕贝格在美国谋得了待遇优厚的教学职位,但维滕贝格说自己老了,中国学生对他也很好,他不想离开上海。他在上海度过了他生命中的最后13年,用自己非凡的音乐才华引导许多中国学生走进了西洋音乐的殿堂。
当时在上海这样的音乐家大概有200多位,他们教了大批的学生。
[“来华犹太难民”历史课题研究]
1933年至1941年,大批从希特勒屠刀下逃生的欧洲犹太难民远渡重洋来到上海,总人数近3万。至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仍有2万5千名左右的犹太难民把上海当作他们的“诺亚方舟”。大半个世纪之后,很多犹太难民带着自己的后代,重返上海,寻找那段历史的记忆。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们上海犹太研究中心开始进行来华犹太难民研究,采访健在的犹太难民及其后裔,抢救了一批口述和文字记忆,并收集了大量与犹太难民相关的文件和档案资料。该项研究被确立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形成了《艰苦岁月的难忘记忆——来华犹太难民回忆录》《来华犹太难民资料档案精编》《来华犹太难民研究》等成果。
长阳路上的摩西会堂,曾是犹太难民们经常聚会和举行宗教仪式的场所,1994年起,这里成为了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很多犹太难民和他们的后裔来到这里追寻历史的记忆。同年,上海虹口区霍山公园犹太难民纪念碑落成。在坚硬的石碑上分别用中文和希伯来文刻着这样一段文字:“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数万犹太人为逃避法西斯的迫害来到上海,日本侵华当局以犹太难民无国籍为由,设立隔离区,对他们的行动加以限制。”
今天,仍然健在的前来华犹太难民及其后代分布在世界各地,他们都具有强烈的“中国记忆”和“上海情结”。而抢救这些珍贵的口述材料,整理历史资料,推进史料数据库建设,是我们从事“来华犹太难民”这一历史课题研究的主要内容。
 
【对话】
[反思是多角度的]
主持人:美国有一位历史学家叫托尼朱特,他研究战时和战后的欧洲史,他曾提出一个观点,认为对当时那段惨痛的遭遇,犹太人也需要一定的反思和反省。他本人就是犹太人,站在这样的立场上,他为什么要提出犹太人在某种程度上也要反思?
 潘光:我认为,犹太人的反思主要是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当时很多犹太人以为希特勒不会杀他们,就没有跑。有一个犹太难民回去之后,找不到自己的父母,非常后悔。因为,他当时可以带父母逃出去,但父母没有同意。这是需要反思的,你怎么可以相信希特勒会发善心呢?
    第二个要反思的是什么?当德国人迫害犹太人的时候,有一些犹太人投靠了纳粹,甚至是帮助纳粹杀害自己的同胞。
   今天,几乎每个犹太社区都有“纳粹大屠杀纪念馆(室)”,犹太孩子很小的时候,就会被带去纪念馆,告诉他们这段历史。犹太人的反思是从多角度的,这段历史也将成为他们永世难忘的反面教材。  
    [重视教育和家庭观念]
观众:您能否谈一谈中国文化与犹太文化的相通之处?
潘光:中国文化和犹太文化是有相同点的,最重要的是两点:
    第一,两者都重视教育。孔夫子讲,唯有读书高。犹太人的书里也提到,什么事都比不上读书。
第二,两者都重视家庭纽带。譬如,在美国,三代同堂生活的只有中国人(华裔)和犹太人。美国白人家的孩子一般18岁就离开父母了,不太可能三代同堂。
[记录两个民族的交往史]
    观众:有什么相关的书籍可以推荐?
潘光:相关的书籍有很多。
2010年底,上海犹太研究中心的“来华犹太难民研究(1933—1945)”被正式确立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这个项目的第一本书就是《来华犹太难民回忆录》,收集了38名前来华难民的回忆。第二本是一套书,《来华犹太难民资料档案精编》。这套书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来华犹太难民研究”的重要成果,包括《文件报刊》《亲历记忆》《杰出人物》《专家视点》四册,为犹太难民研究提供资料基础和新的视角。第三本就是重大课题的最终成果《来沪犹太难民研究(1933-1945):史述、理论与模式》。
《犹太人在中国》这本中英文双语著作更为全面。它说的不止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为逃避纳粹大屠杀而来到上海的几万犹太难民,还介绍了有近千年历史的开封犹太社团、自19世纪中叶定居香港和上海的犹太商人、哈尔滨等地的俄国犹太人等等,记录了犹太民族和中华民族的交往历史,已翻译成法语、德语,即将出版俄语版和希伯来语版。
(本文发表于《解放日报》2018年11月17日)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美以特殊关系或将迎来转折点
下一篇:没有了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