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中心成果 > 正文

新冠疫情后的国际格局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时间:2020-09-18 19:2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新冠疫情后的国际格局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王健
 
           考虑到新冠疫情对空间、人口以及全球政治和经济的影响,它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规模最大的国际现象。关于这场流行病对世界格局的影响,有很多争论。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认为冠状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统治者必须立即准备过渡到冠状病毒后世界秩序。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认为,这种流行病可能会重塑全球秩序,并将在大国之间转移领导权。如果美国没有迎头赶上这一时刻,那么冠状病毒大流行可能标志着另一个“苏伊士时刻”。
        我认为,尽管它目前仍不是世界历史进程中的分水岭,但它确实加速了疫情爆发之前国际格局发展的主要趋势。特别是,疫情爆发后国际格局和主要国家之间关系的一些新变化,给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外部环境带来了新的挑战。
        首先,大流行加剧了国家中心主义和民粹主义,降低了大国之间的合作意愿,加剧了地缘政治竞争。其中,中美之间结构性矛盾引起的冲突有所增加,从贸易战、科技战向舆论战、政治战等领域逐步扩大。大流行已成为美国全面打击中国的新工具,旨在进一步遏制中国,尤其是因出色防控疫情而日益增强的国际影响力。考虑到美国总统大选之年,妖魔化和污蔑中国是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的共同选举策略。大疫情已经从中美关系中的干扰因素变为破坏性因素。在疫情爆发期间,美国不时利用台湾和南中国海等地缘政治问题来遏制中国。 3月4日,美国通过了《 2019年台湾盟国国际保护和增强倡议法》。美国军舰和飞机增加了“三海(南海和东海与台湾海峡)联动”军事行动的频率和强度,还试图鼓励一些与中国有争议的邻国在南中国海采取行动,损害中国的利益。
        欧盟和欧洲大国也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将中国视为“系统或典型的竞争对手”。在大疫情初期,欧盟未能携手应对。会员国不得不要求自我保护,国际政治中的“自助”在上升。同时,病毒的外来性,高传播和高致死性加剧欧洲反移民情绪的上升。所有这些都可能增强欧洲极右翼的政治潜力。此外,欧盟将中国与欧洲的“面罩外交”视为地缘政治竞争。 3月24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Borrelli在欧盟外交行动署的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一条消息,暗示中国正在争夺欧洲的地缘政治影响力。
        其次,由于大疫情,全球经济急剧下滑,产业链面临结构调整。美国越来越多地试图与中国“脱钩”。 IMF预测,如果疫情在6月之前结束,全球经济将下降3%,如果持续到今年年底,则可能下降6%。考虑到战略竞争,美国加快了在高科技领域与中国的脱钩。此外,美国认为这次暴发是加强与中国的全面脱钩的良机。在中国与新冠病毒的开始斗争之际,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很快宣称,这是美国企业从中国大陆撤出的良机。 2月27日,霍利参议员提出了《医疗供应链安全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医疗用品制造商及时与FDA沟通,共同应对大疫情对美国医疗产品和设备生产的影响,并确保药品供应链的安全性。为了摆脱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提振因新冠病毒而陷入困境的美国经济,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row)在4月9日提议,美国政府可以负担企业回归美国产生的所有费用,以鼓励制造业回归美国。 4月,特朗普政府还明确要求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永久撤销在美国的中国电信服务提供商的运营资格,并指令联邦政府雇员养老金中止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投资。同时,为了经济和工业安全,日本、欧盟等国家也提出了新的产业链转移计划。例如,欧洲的制药业严重依赖中国的生产线。它需要的活性成分80%来自欧洲以外,其中60%集中在亚洲,其中2/3来自中国,1/3来自印度。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国家和欧洲机构也计划采取措施促进相关产业的回归。 3月26日,欧盟委员会发布了保护欧洲资产和技术的指南。在该指南中,欧盟委员会将健康、医学研究、生物技术和基础设施视为对欧盟安全和公共秩序至关重要的领域。特别要指出的是,美国认为其在世贸组织机制下参与全球贸易蒙受了损失,并使中国从中受益。因此,美国试图根据所谓的互惠和开放原则,签署一系列双边或小型多边自由贸易协定,以重构全球贸易机制,以排斥或迫使中国遵守。这种新的国际贸易网络安排可能会促进供应链的多样化需求,形成经济体对多边贸易机制的偏好,并加速某些行业从中国撤出。
        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是,不可否认的是,体制和价值观的竞争日益突出。近年来,西方国家虽然关注中国未来的政治趋势,但合作主题仍然得以维持。但是,一些政客、新闻工作者和学者在各种制度、模式和价值观的背景下,对各国对大疫情采取的应对模式进行了意识形态化。这导致了东西方之间以及中西方之间意识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