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中心成果 > 正文

中国军队中的犹太将军:“双枪科恩”传奇

时间:2021-02-01 17:2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编者按:美国学者丹尼尔·列维先生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来到我们上海犹太研究中心做访问研究,收集莫里斯·科恩的资料, 回国后推出了力作《双枪科恩》。最近,他又发表了一篇介绍科恩传奇经历的文章,现摘译如下,内容有所精简,标题做了调整,使中文读者更易理解。
 
 
丹尼尔·列维
 
 
 
“事实证明,科恩将军说他在中国人中有影响力并非开玩笑。”加拿大犹太人大会领导人索尔-海斯 (Saul Hayes) 回忆道,“他不仅认识中国代表团成员,而且他能给我们搞到那些该死的文件。我从来没有问过他是怎么做到的”。有一天,当海斯和科恩一起走在街上时,他们遇到了中国驻美大使顾维钧、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和行政院长宋子文。海斯说“上帝啊,我知道的第一件事便是他们喜欢科恩。”
那是1945年4月,就在纳粹德国投降及第三帝国灭亡之前,四十多个国家的代表聚集在旧金山商讨成立联合国。英国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接管巴勒斯坦以来,一直控制着巴勒斯坦,许多犹太人对该领土的未来感到担忧。
来自美国犹太人大会(American Jewish Conference)和巴勒斯坦犹太人事务局 (Jewish Agency for Palestine) 等团体的代表,以及美国犹太社团领导人斯蒂芬-怀斯(Stephen Wise)和阿巴-希勒尔-西尔弗 (Abba Hillel Silver) 等著名拉比纷纷前来游说。犹太组织特别担心英国可能会放弃建立犹太人家园的承诺。他们力图确保联合国不会减少或取消1917年《贝尔福宣言》(该宣言称英国"赞成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的民族家园")或1922年国际联盟批准的对巴勒斯坦的授权所规定的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权利。因此,他们希望在《联合国宪章》中插入一项条款,保护像生活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这样的少数群体的权利。然而,他们并不是那里唯一的游说者。一个阿拉伯代表团希望理事会只承认每个托管领土上最大群体的权利。在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占多数。
犹太代表举行了协调会议,并为正式会议做准备,但却难以接触到一些代表团。犹太复国主义者无法联系的一个国家是中国。美国锡安主义组织缺乏与中国代表团的联系渠道,其领导人伊斯雷尔-戈尔茨坦就想到了住在蒙特利尔的双枪科恩。他发了电报,催促科恩飞到旧金山,科恩答应了。科恩在中国呆了20年,他认识许多中国领导人,于是便将犹太事务局领导引荐给了中国代表团的朋友。犹太人对所有国家代表的游说得到了回报。《联合国宪章》第80条—即“巴勒斯坦条款”明确规定:保护巴勒斯坦“任何民族或人民”的权利。正如索尔-海斯后来所说,“我并不是说,如果我们不成功,就不会有以色列国......我是说,如果领土被托管,那我们就还得花费很多年的艰苦努力”。

从伦敦东区到加拿大大草原
 
1887年8月3日,科恩出生于波兰的一个犹太正统派家庭,年幼时就来到了伦敦,并在伦敦东区长大。他年少时曾因扒窃被抓,随后以问题少年的身份被送往工校。政府在1905年将科恩送到加拿大西部,在萨斯喀彻温省怀特伍德镇外的一个农场里劳动。他开始种庄稼,照顾动物,帮忙做家务,他还学会了如何使用手枪。但一年的农场工作对科恩来说已经足够了,他从萨斯喀彻温省的莫斯霍流浪到马尼托巴省的温尼伯,成为一个巡回马戏团的发言人,兜售有问题的商品,并以牌技为业。不足为奇的是,他经常因赌博、扒窃等各种罪名而入狱。
 
成为中国的传奇
 
如果不是因为侥幸,科恩早就会湮没无闻。科恩喜欢吃中国菜,就像他喜欢在打牌时出老千一样。一天晚上,他走进萨斯卡通市的一家中餐馆兼赌馆。在那里,他正好碰上了一起武装抢劫案。“这是一场抢劫,”他后来回忆说,“劫匪没有带枪,但携带棍子,我逼近他,直到离他非常近,使他无法使用棍子,于是我一拳打在他的下巴上。这家伙被打得落花流水。”在20世纪初的加拿大,很少有白人会来帮助中国人。作为一个犹太人,科恩对中国的弱者有一种亲切感,他知道作为一个局外人,一个被社会排斥的人是什么样子的。科恩的无私行为立即赢得了华人团体的尊重,很快就请他加入了革命领袖孙中山先生的政治组织"同盟会"。几年后,这个组织发展成了"国民党"。科恩成了忠实的成员。他学习了孙中山的教诲,经常参加组织的会议,开始在一些聚会上发言,并从赌博收入中慷慨解囊,捐给各种基金。

一战后来到中国
 
当房地产的光辉梦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破灭时,科恩做了许多刚失业的人做的事,他参军了。在比利时,他和加拿大铁道部队第8营的战友们修建了火车轨道,将部队和物资运往前线,他还监督了一些中国劳工团。在那里,他痛苦地经历了战争中最惨烈的的屠杀。
停战后,科恩积极参与埃德蒙顿的大战老兵协会,为他的华人兄弟做政治宣传。不过,战后的生活并不一样。加拿大的房地产市场没有反弹。科恩感到不安,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于是在1922年去了上海。一进城,他就利用自己的国民党关系和其精明的推销员方式,争取到了为孙中山和其妻子宋庆龄当保镖的工作。作为孙中山的助手,科恩很快就成了领袖的主要保镖之一。当中国领袖回到广州时,他就住在孙中山的军区大院里。
在20世纪20年代的这个时期,中国各地军阀割据。虽然孙中山在中国各地都很有名气,也很受尊重,但他控制的东西不多,只能极力巩固他在中国南方的地位。他是一个梦想家,相信自己可以征服全国,建立一个民主社会。科恩试图以一种微不足道的方式,协助他的上司实现这个梦想。他帮助监督其他保镖,训练他们打拳,教他们如何射击,同时挫败任何威胁孙中山生命的企图。

双枪将军
 
在一次袭击中,一颗子弹击中了科恩的手臂。手臂的伤势让他静下来想:
“假如受伤的是我的右臂,那我可能就不能再用它射击了。”一回到广州,他便买了第二把枪,又是一把史密斯和韦森左轮手枪,把它装在左手边,很快就发现拔出左边那把枪的速度和右边那把枪差不多。他时髦的双枪配饰吸引了西方社团的注意,他们已经对这个和中国人混在一起的英国犹太人感到好奇。他们开始叫他“双枪科恩”。一个绰号就这样诞生了。
可惜的是,孙中山于1925年去世,一直没有实现他统一中国的梦想。科恩后来在广州和上海继续为许多领导人工作,从孙中山的儿子、政治家孙科到孙中山的小舅子宋子文等,还与其他中国南方军阀有接触。科恩做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购买武器。他出访北美、南非和东南亚,从英国购买路易斯枪,从德国购买毛瑟枪,从捷克斯洛伐克购买泽菲机枪,从香港购买炮艇。
他于1935年晋升为将军,常常混迹与港沪夜场,大摆宴席,挥霍无度。

抗日军购和救助难民
 
二战开始后,科恩积极参与抗日军购工作,为中国购买各类武器。
随着战争在欧洲的蔓延,犹太难民纷纷涌向上海,上海是少数几个不需要签证就能进入的地方。德国、奥地利和波兰的犹太人涌入该市。1939年2月,2500名新的犹太难民来到上海。到年底,这个数字已经达到17000人,大多数人都需要援助。上海规模不大的犹太救济组织无法应付如此多的人涌入。美国犹太人联合分配委员派出劳拉·马戈利斯(Laura Margolis)调查并重新组织难民救济工作。1941年5月,马戈里斯到达香港。她回忆道:“当我回到旅馆时,发现有一张晚餐邀请函--在孙中山夫人家。晚上会有一位科恩将军来接我。”她说起这个意外的安排:“他接了我,我们就到孙夫人家吃饭。那是一个愉快的夜晚,有外国人也有中国人。我和科恩将军成了很好的朋友。他带着我到处跑,成了我在香港的保镖。" 当海明威和他的妻子来华报道日益严重的战争时,科恩也陪同他们。
1941年12月日军进攻香港时,科恩正在香港。他护送孙夫人和她的姐姐宋霭龄--孔祥熙的妻子--乘坐最后一架飞机离开香港。科恩说起那个漫长的夜晚:
“这是一次相当残酷的告别。我们都知道这很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次告别。我第一次发现自己语塞,我想不出到底该说什么。我们握了握手,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无论如何,我们会战死到最后一刻。”孙夫人站在斜坡上,低头凝视着他说:“我们也会战斗,莫里斯,但最后的结局将会是甜蜜的!”
日本人很快占领了这座城市,并将数千人关押在监狱里。科恩被关进了位于该岛南端一个地峡的斯坦利监狱。在那里,他曾被毒打。

在加拿大和中国之间
 
 
科恩拥有加拿大公民身份,1943年底,日本人将他列入与盟军交换俘虏的名单。他于十二月抵达蒙特利尔。第二年夏天,他与一家高档服装店的老板朱迪斯-克拉克(Judith Clark)结婚。
毛泽东和蒋介石正在争夺中国,新的政治斗争里没有科恩的位置。即便如此,他与孙中山的相处保证了他永远作为现代中国之父的忠实助手而被人们记住,也让他难得地接触到了两个阵营。
他每年在中国大约有四个月的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在上海和香港闲逛,拜访老朋友,对任何愿意听他讲故事的人侃侃而谈。
 
支持犹太复国主义和犹太人活动
 
除了在1945年旧金山联合国会议上为犹太复国主义者工作外,科恩还协助上海的一个犹太复国主义团体制定计划,在英国人不撤出巴勒斯坦的情况下炸毁英国人的设施,并在1940年代末帮助一些被中国不法军队绑架的上海犹太人赢得了自由。
1947年,联合国批准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国家。阿拉伯人反对这一计划,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爆发了冲突。由于担心一旦英国人在1948年离开,周围的阿拉伯国家会发动攻击,许多加拿大犹太人购买了步枪、机枪、迫击炮、飞机和其他战争剩余物资,运给巴勒斯坦的犹太人。他们将货物装在标有"机床"字样的箱子里发往中东。

最后的岁月
 
科恩最后一次访华是在1966年,作为周恩来总理的客人参加孙中山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
他一生的奋斗终于在1970年秋天的一天结束了。据报道,这位生前多次被报道遇害的人在英国安详地死去,身边有他的两个姐姐,但却远离了他的养父家和他的中国战友。亲戚、熟人和媒体参加了第二天的犹太葬礼。中国的国共两党都派官员参加了葬礼。
孙中山先生的夫人宋庆龄也忘不了科恩。在与他的家人联系后,她寄来了中文题词,在他的黑色花岗岩墓碑上的英文和希伯来语标记旁刻上了中文。这是对她忠实的保镖和朋友的最后敬意。
 
 
(鲁安东摘译自丹尼尔·列维:“双枪科恩:狡猾的扒手成了中国的传奇和以色列的英雄”,2020年12月22日。https://www.jpost.com/diaspora/two-gun-cohen-artful-dodger-turned-chinese-legend-and-hero-of-israel-652881
潘光校审)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犹太难民中的音乐大师卫登堡
下一篇:没有了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