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中心成果 > 正文

拜登-贝内特的蜜月期结束了吗?以下是6个正在加剧美以紧张局势的问题

时间:2022-01-19 13: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Ron Kampeas
 
    近来美国和以色列高级官员经常举行“闭门会议”以解决双方的分歧。到目前为止,该战略对修复美国民主党与以色列政府之间因激烈争论而受损的外交关系结构产生了效果。奥巴马和内塔尼亚胡时期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发生冲突。尽管拜登和贝内特在意识形态上存在分歧,但他们已经建立了一个愉快和统一的阵线。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大卫•马科夫斯基说:“拜登对以色列做出了历史性的承诺,而且他也不希望重蹈奥巴马时代的覆辙”,“贝内特和拉皮德也不想重蹈内塔尼亚胡时代的覆辙。”     尽管如此,在过去几个月里,一系列问题开始出现,威胁到目前的平静。贝内特已经允许建造数以千计的新定居者房屋。拜登正在推动重新开放美国驻耶路撒冷领事馆,该领事馆以前是美巴关系的主要场所。上个月,美国制裁了两家以色列间谍软件公司。然后是围绕伊朗核计划的持续冲突,分析美以关系的人表示,这一争论点最终可能会公开化。“伊朗问题是两党无法控制事态发展的地方,”马科夫斯基说,“这就是以色列所关注的地方。”
    以下是可能在两国之间造成分歧的问题。
伊朗
    本周,关于美国在重新进入伊核协议之前希望看到什么条件的谈判在维也纳恢复。 伊核协议以放松制裁来换取伊朗撤回其核计划。特朗普在内塔尼亚胡的鼓励下于 2018年退出该协议,重新实施暂停的制裁并增加了数百个新制裁。伊朗进行了报复,暂停了其对协议的部分遵守。拜登致力于重新进入2015年达成的伊核协议,当时他担任副总统,认为这是阻止核武器的最佳手段。贝内特和拉皮德持怀疑态度,但表示他们愿意等待,看看拜登能否与伊朗谈判达成更好的条件。
    以色列官员曾表示,他们认为伊朗距离拥有核武器能力还有数周时间。该国正在将铀浓缩到 60% 的纯度,危险地接近武器化所需的90%。本周,Axios新闻网报道,以色列警告美国,伊朗的浓缩度接近90%。马科夫斯基表示,伊朗本周的所作所为可能会引发美国和以色列的不少考量,可能导致盟国之间的公开对抗。“我认为美以关系将在双方如何应对这种不确定性方面受到考验,”马科夫斯基说。
定居点
    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尼·甘茨(Benny Gantz)于10月26日接到的电话是近五年来的第一次:有一位美国国务卿在电话中,对那一周以色列宣布为西岸3000多套新房开绿灯感到愤怒。有些新批定居点住宅位于“E1”,这条走廊将Maaleh Adumim定居点与耶路撒冷分开。巴勒斯坦人认为这条走廊所在的地区对建立一个可行的巴勒斯坦国至关重要,这样一个巴勒斯坦国是拜登政府期望结束长达数十年冲突的结果。一位匿名的以色列助手描述了这次通话,他说“美国给了我们一张黄牌”。换言之,布林肯的表态只是一个警告,还不是美以关系出现新常态的信号。
巴勒斯坦非政府组织
    上个月,甘茨将在西岸活动的六个主要巴勒斯坦人权组织指定为恐怖组织。这一指定将允许以色列政府关闭这些组织,但目前尚不清楚政府是否采取了这些措施。甘茨辩称,这些非政府组织隶属于被美国国务院指定为恐怖组织的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但国际社会对此举加以谴责。
拜登政府表示,这一指定令他们措手不及。不愿透露姓名的以色列官员反驳说,美国得到了预先警告,并且已经分享了有关这些团体的情报。欧洲官员表示,他们所看到的情报并不具有说服力。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表示,拜登政府仍然不相信以色列提供的任何情报。她特别表示支持巴勒斯坦非政府组织。“本周,我有机会在拉马拉会见公民社会领导人,” 格林菲尔德在访问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后于11月20日在推特上说。 “他们为巴勒斯坦人民推进民主、人权和经济机会的工作激励了我。我们支持巴勒斯坦非政府组织在任何地方监测侵犯人权行为的作用。”周二,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告诉联合国安理会,犹太定居者的袭击给巴勒斯坦人造成了“严重的安全局势”,并表示她已向以色列官员提出过这一问题。她说,她听说过“以色列定居者袭击巴勒斯坦人,在约旦河西岸洗劫房屋和破坏财产”。她称:“这是我与以色列同行广泛讨论的一个问题。”
耶路撒冷领事馆
    拜登致力于重开美国在耶路撒冷的领事馆。该领事馆是维持美巴关系的所在地,直到特朗普在2019年关闭了它。贝内特和计划于2023年轮换担任总理的以色列外交部长拉皮德都表示,这不可能发生。拜登政府表示,它决心兑现承诺,总统认为这是恢复以巴和平谈判以实现两国方案的关键。拉皮德试图说服布林肯,强推这个议题可能危及贝内特-拉皮德政府。如果没有以色列的明确批准,领事馆不可能重新开放。如果批准将使贝内特政府处于承认巴勒斯坦人对该城市的主张的地位。旧领事馆在以色列建国前就已经存在。这意味着在特朗普关闭它之前,该馆持续起职能无需寻求以色列的批准。中东和平基金会智囊团主席拉拉·弗里德曼 (Lara Friedman) 表示,现在情况已经不再如此。她在1992年至1994年期间担任美国领事馆外交官。“外交使团实际上是东道国领土内的一个外国主权岛屿,由外国外交官组成,他们(大部分)享有东道国政府管辖的豁免权,”弗里德曼上个月在她每周总结的与中东有关的国会行动中写道。“任何国家都不能简单地在外国租/买房产,然后单方面宣布它属于本国主权。东道国必须同意将主权交给外国。”以色列官员说,他们正在寻找一种可以为双方挽回面子的出路,也许是在约旦河西岸一个不被视为耶路撒冷的地区开设领事馆。
间谍软件
    拜登政府本月制裁了两家以色列间谍软件公司NSO集团和Candira,说专制政府正在使用这些工具“威胁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苹果起诉NSO向一些国家政府出售其手机黑客间谍软件而使用它来监视活动家和记者。以色列国防部必须批准以色列安全技术的出口。拜登官员已明确表示他们想要答案。尽管如此,拜登政府表示不会对以色列政府采取任何行动。“我们期待与以色列政府进一步讨论,确保这些公司的产品不被用于针对人权捍卫者、记者和其他不应成为攻击目标的人,”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说。
中国
    从特朗普到拜登政府,美国面临一个问题:以色列与中国的贸易增长。与特朗普一样,拜登对他认为的中国好战性增强持谨慎态度,并准备与该国对抗。截至目前,他考虑外交抵制明年北京奥运会。拜登和特朗普政府都向以色列明确表示,作为盟友,美国期望以色列收缩与中国的关系,尤其是在可能暴露美国技术的基础设施领域。但以色列尚未改变其路线。10月,以色列拒绝签署谴责中国对待维吾尔人的联合国声明。维吾尔人是中国的一个穆斯林少数民族,被迫进入“再教育营”,其中有些人将其比作集中营。在拉皮德和布林肯 10 月份的一次会议上,中国可能是最敏感的问题。“中国对以色列经济的重要性非常重要,我们必须找到一种不损害以色列利益的方式来讨论这个话题,”一位接近拉皮德的官员当时表示。
(转引自《犹太电讯社(JTA)》,2021年12月2日,上海犹太研究中心副主任汪舒明教授编译)


(责任编辑:admi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